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中国提出了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这是不是为了应对国际的压力?在十四五期间以及到2035年,中国是不是会把更多重点放在发展国内循环上,对外开放的地位会不会因此而下降?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提问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韩文秀:当前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上升,新冠肺炎疫情带来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传统的国际经济循环明显弱化,甚至是受阻。

湖北武汉挂靠电气工程师供配电职位

4月起驾驶证买分卖分将被重罚 “黄牛”最高罚10万元

同时,大国经济一个共同特征是国内可循环。从国际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入加速演变期,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影响广泛深远,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深刻调整,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日趋错综复杂。